当前位置:秒速赛车 > 世爵 >

世爵:超跑界最异类的存在(上) 造化弄车

  

世爵:超跑界最异类的存在(上) 造化弄车

  

世爵:超跑界最异类的存在(上) 造化弄车

  2004年,世爵公司胸有成竹的在阿姆斯特丹证券交易所上市,但却带来了负面的连锁反应。作为一家年销量不到100辆的汽车公司(实际上,上市前世爵的总销量也不过50台),上市真的稳妥吗?这在公司内部产生了不小的分歧。雪上加霜的是,两年后维克多•穆勒的另一个决定再度在公司内部产生分歧,最终导致联合创始人马尔滕•德•布鲁金与之分道扬镳。

  荷兰世爵,一家神秘又冷峻的汽车公司,他曾以高贵的姿态、执着的品味立足于早期汽车工业之巅。然而在经过几次三番的人事变动、资本破产后,这家豪华巨擎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直到半个多世纪后的千禧之交,它才被两位新鲜面孔盛装打扮,再度站上了国际舞台。

  世爵C8 Spyder搭载的是一台经过调校的奥迪五气门 V8引擎,基础款为400匹马力,由于车身大面积采用铝制材料,该车的整备质量只有1.25吨,甚至比本田

  维克托•穆勒是一位精明的人,1984年从莱顿大学法律系毕业后,在阿姆斯特丹的一家律师事务所担任律师,后成为了一家离岸大型公司的管理人员。出色的商业头脑加上对法律的了如指掌,在此期间的几次管理收购让穆勒完成了原始积累,1992年起,他所带领的几家公司先后在阿姆斯特丹证券交易所上市。

  2001年,世爵拓宽C8产品线,加入了一款Coupe车型C8 Laviolette。而Laviolette之名是为了纪念对于原世爵品牌贡献最大的比利时设计师约瑟夫•瓦伦丁•拉维奥莱特。

  与早期的宾利、布加迪等品牌一样,世爵也有着辉煌的赛车史,Double 12正是其传奇之一。

  实际上,当C8 Spyder在2000年伯明翰车展公布之后,世爵在荷兰的工厂才刚刚建成。

  2004年,在第4季的TopGear中,主持人Jeremy Clarkson对世爵C8进行了详细评测,他给出的观点是——“世爵C8不是用来开的,而是用来穿的。” 诚然,尽管从数据上C8不比法拉利360差,但刹车时的顿挫感,过弯时严重的转向不足都能瞬间让法拉利扬尘而去。“想要跑得快,买台法拉利去,去伦敦街头甩尾拉烟去”,这是Clarkson对超级跑车的定义,而世爵则是另一种有关身份的代言。设想下,当踏着爱马仕皮鞋,穿着阿玛尼西装,带着百达翡丽的型男与身旁气质绝佳挎着古驰香包的美女一同跨进世爵C8时,这氛围才显得搭配。

  德•布鲁金和穆勒都很聪明,相信与其自己打造品牌从零做起,不如在前人的成就下重塑巅峰,而又有什么品牌比世爵更能体现荷兰制造的辉煌呢?于是,1999年,德•布鲁金买下了世爵品牌的持有权并成立了世爵汽车公司,由穆勒出任CEO,二人接手了斯派克兄弟的梦想——这家销声匿迹半个多世纪的豪华巅峰涅槃重生。

  赛弗)”?一些人口中的“不如论”我们就别去计较了,因为豪华这东西,只是为那一小撮特殊的人准备的。

  D12的动力来源与此前世爵发布的首款12缸引擎超级跑车C12 La Turbie相同,都来自奥迪的W12引擎,500匹马力,峰值扭矩600牛米;该SUV仅重1.8吨,5秒破百,四轮驱动,最高车速295kph,同时搭载的F1式换挡拨片,航空式的内饰设计,全铝制车身——都像是给sSUV进行了标准定义。然而,当身为主设计师和联合创始人的德•布鲁金强烈反对并出走后,穆勒才反应过来这个计划对于身为小型汽车公司的世爵来说还是负担过重。

  纵观车身,两侧的喷气机式铝质进气口是最吸睛的地方,铆接的前挡板,如海洋生物般咧开的大嘴,象征70年代勒芒式的车尾——各处都是那么天马行空,却又结合得十分完美。该车的内饰则更是独特到令人发指——中控台简单得就像十七世纪的航海指南,但又给人一种身处荷兰皇家马车的豪华感。一切都裸露在外面,从螺旋桨式的方向盘到中控上镶嵌着车主名字的瑞士表——皮革与机械融合得恰到好处。

  不过,那可是在2005年,保时捷卡宴才推出了一代,奥迪Q7也才刚刚下线,路虎的重心还在越野性能,在那时便将目光聚焦到豪华SUV市场的穆勒不可谓没有前瞻性。反观2017年的今天,玛莎拉蒂、宾利、兰博基尼相继推出豪华SUV,劳斯莱斯、法拉利的SUV也是呼之欲出,你能说世爵进入SUV市场的决定是错误的吗?只能说生不逢时罢了。

  上世纪20年代,原世爵公司为进一步提升品牌影响力,决定在英国布鲁克兰赛道打破24小时耐力赛的赛道记录,以彰显世爵汽车“快速且可靠”的品质。该赛道的原纪录是由一台迈巴赫赛车在1907年创造的,雄心勃勃的世爵决定拿一台世爵C4量产车去打破纪录,他们做到了。由于当时布鲁克兰赛道晚上不开放,所以他们只有分别跑两个12小时来完成记录,这就是Double 12的由来。

  世爵Double 12 R是一台纯手工打造的耐力赛车,参加LM GT与GT-N组别的比赛。由于世爵的产能不足,Double 12 R从未满足FIA参赛的量产指标,他的每一场比赛都受到了规则的限制与处罚。在其短暂的职业生涯里,它参加了包括勒芒24小时和赛百灵12小时在内的几场国际大赛。尽管世爵赛车的速度表现尚可,但稳定性不足。不久后Double 12 R的赛车计划便“很明智”的被公司终止了。

  C8是2000年的车,以现在的眼光看,它不过像一台“打扮花哨”的保时捷718。但是,不也有人形容劳斯莱斯像“八十年代的林肯Towncar”,“全尺寸奥迪

  多年来,荷兰汽车市场被欧洲其余国家的进口产品侵占,尽管有重卡公司DAF与私人跑车制造商Donkervoort这样级别的品牌存在,但荷兰汽车在欧洲可以说是鲜有人知。

  世爵汽车公司重启后的头两年,在CEO维克托•穆勒的带领下,公司的好消息接连不断。

  就这样,资本家和技术宅相遇了,他们互相交换意见,并对荷兰的汽车工业做出了前景分析,最终一拍即合,决定携手成立汽车公司,打造独一无二的豪华跑车。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由于信息技术的日新月异与社会体系的万象更新,人类已经步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新时代。

  新时期世爵的故事,还在继续。在接下来的12年中,这个非典型超跑品牌又经历哪些大事儿?它是否再次攀上巅峰或跌入谷底?《世爵:超跑界最异类的存在(下)断舍离》随后为小伙伴们奉上。

  在这样的环境下,两位怀有梦想的人在阿姆斯特丹相遇了,他们就是故事的主人公维克托•穆勒与马尔滕•德•布鲁金。

  世爵给Double 12系列加入了公路版Double 12 S,与Laviolette不同的是,12 S的引擎有5种调校制式供车主选择——从最原厂的400匹马力攀升至最高阶的620匹马力。

  而马尔滕•德•布鲁金是一位技术宅,尽管大学的专业是城市规划,他对汽车的爱好却是一般人所不能及的。自90年开始,他一直着手研究自己的“大计划”——一台纯手工打造的超级跑车。

  到了九十年代,荷兰已是世界上思想最开放且最包容的发达国家,作为西方十大经济体之一,工业自然是荷兰的经济命脉,而作为支柱的汽车工业也在不知不觉中推陈出新。虽说荷兰汽车的影响力比不上临近的德国,但他们另辟蹊径,在能源领域占据了龙头老大的位置——荷兰皇家壳牌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车燃油和润滑油零售商,曾在世界五百强企业中排名首位。

  C8) Spyder,当即引起轰动。毋庸置疑,这台车正是在原型车Silvestris V8的基础上改造而成,但处处都体现着惊艳,待我细细道来。

  1999年,德•布鲁金向公众展示了自己三年前从爸妈家后院搭建的棚子打造的“处女作”——Silverstris V8,尽管这台中置引擎的双座跑车棱角分明,外形比较粗糙,但依旧获得了不少好评。作为车迷和经典车收藏家的穆勒是参观者之一,他被这台车折服,立志要将这台“棚屋作品”推广成不可一世的豪华跑车。

  为了满足订单需要,世爵需要从各国的专业制造厂手中采购车体部件。起初,C8的底盘是由荷兰的一家制造商提供,而车身面板则来自英国,后来精益求精的世爵雇佣了德国著名车体制造商Karmann(初代保时捷911的车体便出自该厂)来打造整个铝质车身。

  与C8 Laviolette同期推出的,还有一个叫做C8 Double 12的系列。2001年法兰克福车展上,世爵推出了旗下首款赛车——全手工打造的C8 Double 12 R。

  为提高公司的知名度,穆勒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常年往返于欧洲、美国和迪拜等地进行商业洽谈。2001年到2005年这段时间内,几乎所有国际大型车展上你都能看见穆勒和他的世爵跑车。此外,为了吸引到上层人士与顶端车迷的喜爱,他每年都会出现在各大经典车聚会上,其中就包括意大利埃斯特庄园和加州圆石滩。

  2005年是革新的一年,在分析了拥有高端购买力消费者的家庭需求后,穆勒准备以一款sSUV(超豪华SUV)来拓宽世爵的产品线,他如此解释——“西方豪华车市场面临一个严峻的挑战,当他们的主要客户不再年轻,在对性能之外更多需求舒适空间的时候,一台四门的高性能豪华SUV是最好的应对措施。” 于是,在当年的日内瓦车展世爵公司推出了搭载W12引擎的D12 Peking to Paris。

  但是,同一个竞争市场中有诸如法拉利、兰博基尼和保时捷这样的对手,世爵的规模怎能与它们相提并论呢?新时代的荷兰世爵,至始至终都只是一家小型跑车公司。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公众平台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讲了一通“媒体老师”式的C8车评后,我们回归世爵品牌的历史线 Spyder的轰动令穆勒和德•布鲁金看到了豪华跑车市场的前景,开始加快打造C8的步伐。

  从抛光打磨的铝质外壳,到铺满了荷兰进口小牛皮(误)的内装,从好似天外来客般的前脸设计,到精致、原始的裸露换挡杆,世爵C8 Spyder在发布之初,就带着颠覆豪华跑车领域的使命。从未有一辆车能够将历史传承与摩登革新结合得如此淋漓尽致,在幽暗光线的映衬下,恍惚中该车仿佛与不朽的伦勃朗,别具一格的文森特•梵•高,独树一帜的埃舍尔等艺术家的创作同处一室,代表着荷兰艺术作品的巅峰。

  欧洲西部,那座郁金香盛开的荷兰王国,也迎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45年恢复独立后,曾在大战中保持中立的荷兰先后加入北约及欧共体,最终成为了欧盟的一员。从70年代开始,荷兰解放思想运动逐渐兴起,大部分青年人向陈旧的政治主张或宗教思想发起冲击,以全新的哲学观点审视过去发生的一切。一时间,解除武装思想、环境保护思想、女权主义、同性恋平权等新鲜概念如雨后春笋般冒出,这也使得荷兰成为了欧洲第一批性解放的国家。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标题:世爵:超跑界最异类的存在(上) 造化弄车   

发表评论
看不清?点击更换

注: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本站立场。